独酌

噗,看来小编是个上道人啊。
(以上为查看姓名学是偶然看到的)

孤华家的那点事

『孤饮努力克制着的叫声也没管住终究是出了口。浑身想被电了一样颤了一下。 “原来在这吗。比我想象的还要浅。 ” 北箫坏心眼的在那块凸起的软肉上用力的摁了一下,直叫孤饮一阵接一阵的喘息。 “你别碰..求你了啊...嗯.不要碰那里... 孤饮胡乱的摇着头求饶着,北箫心想真可爱啊。他凑近孤饮得耳边,掐着苏软的音线宠溺的说。“哪里?是这里吗。 ” 说着,又用力的摁了一下,身下直接没了力气。“啊....别...别碰... “乖,马上就给你。 ” 北箫解了人的穴,立刻就瘫软的倒在床上。“进去了。 北箫抬起人的双腿,在穴口打着转,突然又进入到最深处。孤饮双手挡住自己的脸,不愿去看身上的人,但他这个视角,甚至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北箫是怎么侵犯自己的。』
“师兄我回来了——”
拿着手机的华渊抬眼,看到了一个青年打开门进来,风尘仆仆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孤饮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啥啊?”
华渊把手机递出去,用一脸调侃的表情笑看孤饮
“哈哈哈哈哈消音可还行”
而孤饮看了文章之后一脸无奈,他把手机放下,转身去冰箱里拿了罐可乐喝了一口,说道
“这破玩意……”
他瘫倒在沙发里,头靠在华渊的肩膀上闻着他的气息,安心的很。他在累了一天后喜欢这样充电。怎么说呢—— 有点痴汉
“这是我皮断腿后师姐写的。”
他一只手打开了电视,另一只手在揉捏着华渊的手。华渊的手很好看,虽然不如女孩子手的细嫩,甚至有一些薄茧,但摸起来手感却是很好的。
“请问这位狗子你有没有点想法”
华渊抢过孤饮手里的遥控器,播放到了中央一台,他总是准时收看,跟现在的年轻人格格不入,连他自己有时都要反思他是怎么被孤饮喜欢上的。
“心情复杂……”
孤饮被抢过遥控器,便往华渊那里拱了一下,把头枕在他腿上,华渊刚刚洗完澡,身上的肥皂味和他身上的清茶味很好闻。
“哈哈哈哈哈哈哈”
华渊表情突然一变“好了,聊天结束了”
他猛的一抬腿,让孤饮从沙发上滚了下去,说道 “你给我跪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孤饮还是乖巧的头顶一个大包跪在电视前,模样像一只被欺负的小狗。
华渊抱着臂,一只脚不停的拍打着地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孤饮。
“你说说你,啊,让人写文!” 华渊拿起旁边的报纸卷成柱体在手上猛的拍一下
“居然他妈的是个受!”
孤饮用一种更委屈的表情看着华渊,噘着嘴,眼里盛满了水雾,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咱们家家训是什么!”
【咱也没立家训啊……】孤饮暗自腹诽着,答着 “我也是被迫写的,一觉醒来就被写了,我也很无奈啊”
“不许反驳!”
华渊手里的报纸又重重拍一下,说道
“咱们家家训是宁死不当受!是不是!”
“是是是”孤饮无奈的应和道
“还有”
华柒把茶几上的手机拿起来,翻看着
“谁没有师父啊?我啊?”
“我我我……”
“嗯?”
“不是,我有师父……”
孤饮一脸委屈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谁说我不回来了?”华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是不是跟别人说你没有恋人啊?很好嘛小伙子”华柒一脸和善微笑的看着他
“说话!”
孤饮慌忙的张嘴“说了!你QQ删我之后就……我当时真以为你不理我了……”
“闭嘴别说话”华渊更烦躁了,他很生气,但他知道他也有错。当时回来的时候看到一群女生围在他身边,看起来很暧昧的样子,正好当时是抑郁症的发病时期,他感觉受了屈辱一样,面无表情的转头,删好友,一气呵成,这都是以前的事了……
“哦……”孤饮更委屈了。
“咳咳,所以呢——”
“以后有人写你受文家法伺候,有人写你攻文滚出家门”停顿之后又露出了一个笑脸 “懂了吗?”
“……好”qwq
tbc.(有后续)

作者的唠唠叨叨:以上的肉文呢,是我在搜索武华车的时候看到的,然后看到了一个字眼『孤饮』,然后我就大发兴致的看了起来,看了之后憋笑发给我哥(不得不说这个太太文笔真好~人也好~★原作者:十里.)
★以上为真实对话记录,有改。

★我没有楚留香账号,我哥楚留香ID华渊,欢迎骚扰~(小声bb我QQ3236779906)

额一个魔道粉的小问题

就是……太太们……你们发现了吗……羡羡是重生在莫玄羽身上了…所以……嗯可能……就是……你懂的

咳咳,这是一个关于耽美的问题

在此声明:
1.我用我妹的号
2.我是直的
3.我是男生
4.我是腐男
5.我不想引战
6.此文章案例是非典型剧情(因为是我脑补的)

扯回正题,话说现在十个妹子九个腐,还有一个骨灰腐。
那么,在腐的同时,我又不禁有了几个疑惑
1.嗯?这个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2.嗯?这个人设……?怎么那么熟悉?
3.嗯?这个套路……好熟悉啊?
例如:
受:嗯,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会自愿退出的……很恶心吧……哈哈……(一边说还一边用袖子抹着眼泪,哭的那叫一个让人心疼,然后跌跌撞撞地向门那里走去)
攻:(快步走过去一把拉住受往怀里一带,顺势强吻了受)
小傻瓜……其实我一直喜欢你啊……那个人,是我弟弟!

嗯????
这么苏的吗?
我们男的这么会撩吗?
我都不信啊喂!

其实正常画风应该是这样的(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受:对,老子就他妈喜欢你了怎么着?
攻:你傻B吧?我他妈不是gay
受:呵卧槽你他妈那次跟一个娘了吧唧的高中生出去玩你跟我说你直的?你他妈骗谁呢?
攻:那他妈的是我弟,你这人变态吧跟踪我?
受:对,我他妈是变态,我他妈才看上你了!你以为老子就你这一个备胎?!我他妈一挥手男的女的都倒贴知道不!(不其实他没有备胎)
攻:你他妈找揍吧?!
受:谁揍得过谁还他妈不一定呢!
(但其实攻在受的陪伴下已经对受有了……那方面的情感,但一直羞于启齿,而且感觉很恶心)
(然后后来大概就是打了一架打着打着上床了……吧?(没有什么是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炮.jpg))

这才是男生的正常画风啊喂!那些如花似玉梨花带雨倾城倾国的绝世小受都咋来的啊喂!

咳咳,其实现实生活中还是有温(ke)文(ai)尔(wen)雅(rou)的男性存在的,但是有一些腐女把耽美扭曲太大了,就像一个纯言情小说主角换了一样。

gay这个单词其实本意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希望有一天他们能跟我们站在同一屋檐下,能和普通情侣一样在阳光下谈情说爱,而不是受到来自各种各样的看待怪物似的目光。

快乐的,无忧无虑的。

以上。

很喜欢这首歌,想起来的时候总会单曲循环(对于我这种懒人已经很棒了)
这首歌总能给我联想
一个人背靠着一个人,一边掐着对方的死穴一边彼此搀扶着进入绝境

明明是不会动感情的一个人,将自己的信任悉数交给了一个随时可以将自己之置于死地的家伙,端地是一个荒唐

“你是卧底?”少女娇笑着看着对面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
“你信?”少年依旧是面无表情
少女不置可否“明明不信才更有些看头。”

“你是叛徒我是什么?是叛徒的挚友。”
你若成神,我便为你杀尽天下妖魔,再在你的身边调笑你没用。
你若成魔,我便替你杀出一条血路,然后把你推出深渊,我缀向地狱。

(真的很喜欢这种背靠着背互相信任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留给背后面对着绝境的朋友了。)

哇蔡师兄……这么少女心的吗

尚清华回忆录

.突然回忆起以前看的小品的一个情节,于是灵感就来了
.文笔非常渣,注意避雷(๑•̀ㅂ•́)و✧

“这是……以前日记?”尚清华在整理屋子的时候找到了这个
这本笔记好像很老旧了,有一种时光的意味,尚清华索性翻起这本日记来。
冰河12年   2.12  阴
  今天没找到漠北,还以为他跑了不要我了,没想到他去给我做了一碗面,虽然面都变成冰碴了,但还是不错!不愧是我儿子!
冰河13年   3.16  晴
  今天天气不错,我带着漠北去大街上游玩,遇到了一个买糖葫芦的小姑娘,她没带钱,于是我给了她几个铜板
……
冰河18年  6.13   晴
不知不觉跟漠北待了三十多年啦!我还是依旧帅气,容貌都没变过,我的每本书都大卖了!银子流水似地流进来,我都快数不过来了!漠北的脾气也越来越好 ,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碎了他喜欢的琉璃冰花瓶,他却问我有没有划伤!啧啧啧,我儿子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
冰河24年  1.24   雨
我和漠北居然在一起了!还是他先跟我表的白!我的脸面往哪搁啊!不过这小子表白方式真羞涩,趁我不注意亲了我一下,然后跟蚊子似地说喜欢我哈哈哈哈!
冰河25年  2.01  雾
这小子真心急,刚在一起几天啊,就要结为夫妻,我还是那个妻!哎呦我的老腰……不愧是我儿子,有做种马文主角的潜力!
………………
………………
………………
尚清华看着,嘴角不免扬起来,他开始回忆起前尘旧事
可是回忆着回忆着,他便想起,他是没有经历过这些的
他眼前又浮现了一些画面
一个男子伏在书案上在写些什么,旁边坐着一个仙风道骨的人
“嘿嘿,我写了这些,以后回忆的时候,便知道自己也是风流过的!我也是嫖过漠北君的人!”
“什么玩意,你有这个胆吗?”
“就是没有这个胆才要写这个意淫一下啊!再说了……还有三天我就要走啦……以后……留个念想……”
“……”
“……”

只要编出开心的事,以后呀,到了老了的时候,就记不得年轻时候痛苦的事了,我至少还有过那么点好的回忆

唉……这个年纪还要被苦痛碾压啊——

尚清华坐在躺椅,慢慢地摇晃着,他的头发早已花白,身子枯瘦,躺椅旁躺着一只黝黑的猫咪,气息像极了漠北君,但它也老得不行了。
  阳光照在尚清华的身上,为他穿上了一层透明的纱衣,看起来漂亮极了,好像什么在召唤他一样……
嘘,小朋友别过去,他呀,很累很累啦,他要睡一个觉,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哦

滴答




【这个小品的理念大概是
   “只要我编出开心的事,以后呀,到老了的时候,就记不得年轻时痛苦的事了!我也是被好几个女生追过的人!”】

嘿嘿嘿自己画的头像

.耽美

.很喜欢小孩人小鬼大的设定ww

.小女孩是当妹妹养的,不是闺女!

.大概是杀人不眨眼其实是忠犬还很蠢萌黑道老大×自大三脚猫功夫还是个死傲娇混混头子,不拆不逆谢谢【手动再见】

.不会出现少女情节【尽量】不会ooc【大概】

.原创人物

.不知耗子这个称呼你们适不适应,反正我们北方人是这么叫的🐭🐭

.视角转换有些快,有点混乱

.文笔极差,注意避雷

ready?go→

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沉鱼落雁,闭蟹羞虾的无敌大帅哥,在这一天,终于当上了这片头子!

——视角分割线——

  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根铁棒,瘫坐在地上,喘着大口粗气,他身上满是伤痕,周围一片狼藉:一些人被打进了垃圾桶里,有些人被打晕在地上,不省人事。
  男人的手下,几乎全都受伤了,但相比对面的人,这里的情况要好的多
  一帮没用的废物
  男人啐了一口,不知是在骂自己的人还是在骂对面的人
  他缓缓地站起身,环视周围的景象,他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也有今天!”
  他随身抓起身边的一个手下,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看着巷子口的车水马龙
  “傻子,看见没有!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地盘了!”
  被驮起的手下也是虚弱地嘿嘿一笑“老大……你……真行”
  随后,两人就双双晕倒了下去
——视角分割线——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或者换个说法,今天是黑帮老大的生日

但是……这未免太冷清了些。

我父亲,上任黑帮老大,想要杀了我,死了

我母亲,某市集团千金,在我出生时,死了

这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在乎他们,但是我生日时至少我父亲在死之前至少还会佯装一下父亲的形象,生日时正好有个伴

可是都死了,没有一个人陪我过生日了
——视角分割线——
  坐在上位的男人看着底下排成一排的标准西装墨镜还装着逼不苟言笑的保镖们,用手撑着腮,感觉十分无聊
而且十分头疼
  为啥我父亲喜欢把家里弄得这么严肃?搞得跟丧礼似的
  他打了个响指,立即有一个奴颜婢膝的人弯着腰谄媚地问道“老大,您找我”
  男人矜持【划掉】地点了点头,开口说“耗子,换了个老大你适应吗?”
〖老大总爱问这些奇怪的问题〗耗子虽然这样想,脸上还是一抹谄媚的笑容
“适应,当然适应了,太适应了,老大您这么威武雄壮,我怎么可能不适应呢?老大你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停”男人皱着眉头打断了接下来的浮华赞美之词,他不愿意听这些无用的词话,他觉得太不真实了,觉得那不是自己
“说真话”他又打个响指叫来了心理学博士,只要耗子撒谎博士就会检测出来
〖话说打个响指就能来人这种设定还真好用〗“说吧”
“额……其实我觉得谁当老大都差不多,反正有工资就行”耗子看这阵势就知道真得说真话了,他只好谄媚着说道
男人点点头,也不知是满意了还是怎么了
空气凝结了一秒后,男人又发话了“让他去训练营练几天”
“为什么啊!老大!”耗子欲哭无泪
“该练练了”
他确实不爱听假话,可是听到这样的话,他还是不免有些不高兴,而且会有一些报复行为,他其实也很讨厌这样自私的自己,所以有时他也会陷入极度的矛盾之中
  他从真皮座椅上下来,走出大门去,后面的保镖正欲跟着他,却被呵斥回来了
  男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转到一条大街上,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扒着墙往黑暗的巷子里瞧,他也悄悄地溜过去往里瞧去,是一群人在打架
  这技术……可真不怎么样
  一架终了,一片狼藉
  忽然一个男人缓缓地站起来,驮着一个人指着这里嚷嚷着什么,随后又倒了下去
———————时间点重合【一个并无卵用的分界线】

  小黑【暂且这么叫嘛反正是黑帮老大】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确认没有威胁后,蹲下去端详着男人的脸
  “长得很好看吧,但是没有我认识的那些人好看”
  他看着看着,忽觉西风吹着自己,已经很冷了,那个人的脸依旧通红。小黑用手摸上去,果然,不出他所料,男人感冒了
  “要不要带回去啊……小说里都是写要把他带回去的……可是……他有可能是别的人派来的卧底而且……他好脏啊【重点】”
  “带他回去”身后一声清亮的童声传过来。〖是刚才的那个小女孩?〗小黑转过身去,小女孩站在那里“顺便要把我带到你家去,我好饿,你穿的衣服这么贵,家里肯定很有钱”
  卧槽这小孩??!

  也许吧,一个故事就要展开了